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周永康被立案審查




play
人民日報三評周永康案




play
中紀委回應周永康案




play
實拍周永康家族別墅



向前
向後




周永康的人際關係圖譜
  周永康被查辦,標志著現任領導人反腐敗政治決心又通過了一個重大檢驗。有媒體評論認為,周永康案折射出當前我國政治生態中的一些嚴重問題。這是個非常值得重視的議題。
  不健康的、異化的人際關係在黨內、政府內蔓延,導致政治生態在局部上的惡化
  單從字面上看,“政治生態”是一個宏觀、總體概念,討論的是“生態”、“環境”、“氣候”類問題,含義一定會很寬泛。因此,這裡有必要先做一些限定,以方便後續的討論和分析。“政治生態”本身是一個宏觀概念,但卻可以從一些維度,特別是一些具體的、重要的維度來展開討論。本文主要從官員的人際關係的角度來定義政治生態。
  周永康腐敗集團個案表明,我國政治生態中確實存在著嚴重的問題,值得高度警惕。以周永康為焦點,其人際關係十分廣泛和複雜,其惡化程度幾乎可與其廣度相比擬。周永康的主要人際關係可劃分為這樣幾類:領導秘書關係、上下級關係、官商關係(政商關係)、官黑關係(白黑關係)、家庭成員關係、異性關係等。從與周永康有關的一干人等腐敗、違紀、違法犯罪事實來看,有的媒體評論他們是一張“結構複雜能量巨大的腐敗網”、“越來越大的非法利益集團”。試圖全面繪製出周永康的人際關係網到底橫跨多少地方,縱貫多少領域,恐怕還需要一些時日。僅從其六任秘書、多位下屬、多位近遠親屬違法犯罪事實來看,周永康可謂邪威巨大,好像掌握了武俠傳說中的“吸星大法”。跟他有關的人,很難逃脫墮落、違法犯罪的命運。
  根據黨的組織紀律以及現代政府公共倫理要求,無論是官員的工作關係,如領導秘書關係、上下級關係、官商關係等,還是私人關係,如家庭成員關係、異性關係等,都是有嚴格界限的,不能公私不分,更不能以私廢公。至於官黑關係,則是絕對不能發展和建立的。首先,周永康的人際關係突破了各種應有的邊界和底線。其次,他的人際關係只剩下一類主題,即腐敗謀私、利益衝突、相互利用、沆瀣一氣。總之,只有一個私字。在這種人際關係主導下,個人和組織的關係成為了被腐蝕、踐踏的對象。事實上,周永康並非孤立的個案。近些年來,查處的許多官員的人際關係都有類似的問題,只是周永康的人際關係網規模更大、腐蝕力更強而已。這種不健康的、異化的人際關係在黨內、政府內蔓延,嚴重地損害了我國的政治生態,甚至導致政治生態在局部上的惡化。這種不健康政治生態一旦形成和出現,就會嚴重扭曲現存的道德和制度,產生巨大的腐蝕力。周永康案就很典型,僅其一人,在約20年時間里,就能導致10餘省地,國土、石油、公安、政法等多個系統的眾多幹部腐敗犯罪,建立起一個十分驚人的腐敗“王國”。這樣的腐敗分子不需要很多,僅幾個、十幾個,就足以腐蝕全黨全國,搞垮政權。
  周案形成的原因與對策
  周永康個案及類似個案為什麼會形成?主要的原因有哪些?只有搞清楚這些深層及具體原因,才有可能找到構建健康政治生態的良方。總結周案的深刻教訓,至少有三個重要原因。
  一是,不能做到以“零容忍”的態度和行動懲治腐敗。周永康的升遷軌跡有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自1989年起,他就走上了“一把手”領導崗位,行政級別也已經是在地廳級及以上(兼任勝利油田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和東營市委書記)。正是由於我們的反腐敗存在不少例外,不能做到“零容忍”,才客觀上“養癰遺患”,使1989年的“小老虎”一步步長大為“老虎”甚至“大老虎”。他的腐敗“王國”也主要是這個時期建立並壯大的。
  二是,特殊的幹部選拔任用體制使然。從總體上看,我國實行的仍然是“伯樂相馬”這樣一套特殊的幹部選拔任用體制,其實質是“以人選人、少數人選人”。這樣一套體制事實上就造成了一個人身依附體系。社會上早就有一個順口溜,即一個人能不能得到提拔,關鍵要“三行”:一是,你得行;二是,有人說你行;三是,說你行的人行。順口溜說要“三行”,其實最後“一行”最關鍵。因此,能否找到“行”的人,確立人身依附關係,就成了決定一個人升遷的決定性因素。換句話說,古代社會流行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情況,事實上在今天仍然存在。為什麼歷任秘書、那麼多下屬都對周死心塌地、死忠?並不是他們每一個人都先天地缺乏黨性原則,而是黨性原則很難與這套體制相對抗。
  三是,“紙老虎”、“稻草人”式的制度太多。應當說,執政黨和國家的很多制度並非不健全,更不能說空白,關鍵是得不到執行。處理官商關係、領導幹部家人從業、給領導人配備秘書等方面防止利益衝突的制度,也不能說是空白,但就是得不到執行,缺乏制度應有的嚴肅性和約束力。周永康自國土部調任四川任省委書記時,就可以私自決定帶秘書前去,還是兩個。這種制度形同虛設的情況就肯定會給有野心的個人建立其私人“王國”提供大大的便利。這些問題和教訓真的值得深入反思並切實加以解決。
  原因分析深刻、透徹了,如何建構健康和諧政治生態的對策也就有了。第一,切實做到以“零容忍”態度和行動懲治腐敗。而這就必須要依靠深入的反腐敗體制機制改革,使反腐敗機構獲得充分的獨立性和權威性,使反腐敗機構能確保高度的廉潔性和專業性。這樣,就能肯定地把“老虎”消滅在“蒼蠅”階段,而不是縱“蠅”為“虎”。第二,徹底改革選人用人體制,變“伯樂相馬”為“規則賽馬”。一個人的提拔升遷不再由某個“行”的人說了算,而是基於制度規則,通過公開、公平的競爭說了算。這樣,“領導幹部個人要忠於黨、忠於組織、忠於人民”的原則就可兌現,人身依附關係自然就不可能生存。第三,檢討所有的“紙老虎”、“稻草人”式的制度,切實解決執行力方面存在的問題。究竟哪些制度是“紙老虎”、“稻草人”呢?其實很容易識別。凡是問題叢生的領域,就可以斷言,相關的制度就都是。如何解決呢?制度執行方面的設計是重點,有沒有執行主體,責任明確與否,有沒有嚴格的責任追究?一旦這些解決了,責任倒逼機制可以使一個存在設計缺陷的制度得到修正。
  (作者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博導)
(原標題:官場人際關係與政治生態)
創作者介紹

欣宜

hf22hfde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