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0月15日消息(記者潘毅)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微博熱門博主、網名為“燒傷超人阿寶”的北京積水潭醫院醫師寧方剛通過微博懸賞5萬元挑戰中醫能否“診脈驗孕”,也就是通過號脈來判斷婦女是否懷孕。北京中醫葯大學教師楊楨迎戰。在敲定比賽各項限定條件後,寧方剛發佈微博稱:脈診驗孕挑戰賽將進入下一階段。
  昨晚,全權負責組織這場挑戰的媒體人王志安發佈下一步籌備工作的公告。這場特殊的比試到底將如何展開?
  昨晚楊楨發佈微博:“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了。說好的科學呢?或許我的要求不科學。期待科學安排,弱弱地期待:絞索上面墊一層棉花。”對此,楊楨表示,發這條微博,只是表達自己的無奈:
  楊楨:(發那條微博)我只是想表達我的一種心情而已。科學嘛,我提出來一些條件,這是一個科學的標準,是一個非常中規中矩的科學的方案,他們把這套方案全部不要了,我想看看他們會有一個什麼樣好的方案出來。
  早在之前,寧方剛已通過微博抱怨楊楨提出的限定條件過於苛刻,而在本月11號王志安發佈的的一份公告里則這樣表述:如果在程序上設置太多要求,會讓人覺得有通過複雜性程序攪黃挑戰賽的嫌疑,我相信楊楨醫生不是這樣的人。
  但楊楨說,自己從來沒有隻把這個當成一場簡單挑戰賽:
  楊楨:開頭說好的就是:你說我們不科學,我們來驗證,驗證(是否科學),就必須要運用科學的方法,擂臺賽的說法,只不過是他們自作多情而已。大家需要的是科學,需要擂臺賽嗎?!如果公正,就必須要有科學的這一整套的標準,如果把整個科學的標準都拋棄了,公正從何來呢?科學從何來呢?我就是等著,看他們怎麼玩兒吧。
  在昨晚王志安通過微博發佈的公告中特別對挑戰者的身份作出限定:挑戰者應為中醫專業,三甲醫院副主任醫師以上職稱,在職離退休不限。若報名人數不足,將酌情下調標準。不接受民間中醫,無證游醫,個體診所醫生,以及基層醫院醫生參加——而原因則解釋為,“為保證應試者水平”。
  同時,聲明中還表示,活動將交由業內知名的專業CRO公司,也就是“醫葯研發合同外包服務機構”組織,並爭取現場直播。挑戰者與替補挑戰者均按照同樣標準與規則參與挑戰賽。但獎金只針對挑戰者1人。若挑戰者未能達到80%準確率,則由替補挑戰者中的達標者分享獎金。
  但在楊楨看來,從限定條件的逐條敲定的過程開始,事情這場比賽性質的演變就已經開始偏離自己最初的判斷:
  楊楨:我開頭提了這麼幾個條件,我最最關心的是科學性、安全性、公正性。他們現在,我的體會是,娛樂性。
  這次挑戰賽規定,只能通過“診脈”來驗孕,需要達到80%以上的準確率。北京鼓樓中醫院院長康佳表示,“望聞問切”是古人在特定條件下只能採取的措施,光憑診脈來驗孕,難度很大:
  康佳:就說西醫你再準確,你查到HCG高和妊娠相關,但是不代表這就是宮內妊娠,絨癌血HCG也高,還有其他的癌症,也有HCG高。就像滑脈,我們說妊娠反映出來是滑脈,但是也可能其他疾病也會出現滑脈,所以這不是一個絕對的指標。中醫發展那麼幾千年,也是逐步發展的。現在你說來評估單一的脈象,我們都不這麼去做了,但是古人在那種條件下,只能靠滑脈來判定妊娠了。
  雖然雙方一再聲明,這是一場私人之間的約戰,但是卻採取讓社會公眾都能見證的方式,難免有“中醫西醫對壘”的誤解,“燒傷超人阿寶”寧方剛醫生此前在微博上多次稱中醫為“偽科學”,並表示這場比試如果中醫勝出,自己將不再攻擊中醫。但楊楨說,中醫和西醫,並不是非此即彼的關係,“非此即彼”也並非自己參加挑戰賽的原意:
  楊楨:中西醫是相互依靠,取長補短,它們之間不是相互對立的關係。國家政策上,中西醫結合也好,中西醫並重也好,它對中國的實際問題認識的是非常清楚的,現在講中西醫並重。國家的這個政策是對的,沒問題。
  對於這場“方式古老”的挑戰賽,康佳認為,中醫和西醫都在不斷發展的過程中借鑒著新的技術手段來提高診斷準確率和治療效果,“望聞問切”之外其他新的技術手段,不能只是看作西醫的專屬:
  康佳:這些技術,像B超啊、超聲影像學,並不是就是西醫的(專屬),這些輔助技術也是相互借鑒的,比如西醫把影像學的東西借鑒來可以(提高診療準確率),中醫也借助這些東西在做發展。實際它也不是西醫的東西,它只是一個技術,可以被中醫用,也可以被西醫用,我覺得只能當成一個手段,(中西醫)都可以借鑒。  (原標題:北京中醫葯大學副教授楊楨迎戰“診脈驗孕”)
創作者介紹

欣宜

hf22hfde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